歡迎訪問廣西體育高等專科學校!
傳媒體專
傳媒體專
南國早報:新舊融合潮出范,民族體育正青春
作者: 發布時間:2021-04-21 編輯: 來源:南國早報 瀏覽次數:

一年一度的“壯族三月三”,也是廣西少數民族傳統體育大顯身手的高光時刻。從依山傍水的鄉間,到風起云涌的賽場,再到潤物無聲的校園,不難發現民族體育正在以多樣的姿態走入大眾的日常生活,以生動活潑的藝術體驗重新喚醒文化認同。那些扎根傳統的項目同樣與時俱進,在年輕人中引起更多回響,過去與現在的鏈接從未如此清晰。

 

 

4月15日, 廣西體育高等專科學校學生在2021年“壯族三月三·民族體育炫”系列活動上表演武術。

從冷門到熱門,大學校園好戲上演

4月9日下午,廣西體育高等專科學校的田徑場里人聲鼎沸,繡球在天上飛,龍獅在地上跳,三人板鞋來去如風,各式各樣的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項目都在加緊演練。學生們知道自己幾天后將出現在“壯族三月三·八桂嘉年華”的主會場,以最純正的“民族風”烘托壯鄉的節日氛圍,所以人人都帶著一種使命感,排練緊張而又不失歡樂。

該校是廣西少數民族傳統體育競技項目訓練基地、廣西民族傳統體育表演項目基地、廣西民族傳統體育保護傳承示范基地。在這里,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項目是真正的時尚運動,超過8000名不同專業的學生,每人至少要選修四門少數民族體育項目。

 

 

板鞋競速。

廣西體專實訓和競賽管理中心主任張忠驕傲地說,不管是“壯族三月三·八桂嘉年華”的表演任務,還是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的比賽任務,對于他們學校來說都并非難事,因為“人員充足,召之即來”,每次組隊報名都很踴躍,多的是身懷絕技的“好兒郎”。

張忠有30年的教學經驗,近年來致力于民族體育的傳承與發展,見證了那些民族文化的精粹如何在年輕一代手中煥然一新,并在全國最高水平的競技賽場得到檢驗:2011年的第9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,廣西代表團與領獎臺無緣;2012年,廣西體育高等專科學校開始招收廣西第一批少數民族體育專業,隨著民族體育開始在區內多個高校落地生根,廣西在2015年第10屆全國民運會拿到4個一等獎;2019年全國民運會,以大學生擔綱主力的廣西代表團取得62枚獎牌,其中包括一等獎10個,是廣西代表團自1991年第四屆全國民族運動會(在南寧舉辦)以來的最佳表現。

 

 

花式壁球。

站在田徑場邊,張忠看著學生們穿上民族服裝,分成不同項目的陣營進行練習,像一個將軍在檢閱三軍。“在得到各方重視后,廣西少數民族傳統體育實現了年輕化,在競技賽場又充分發揮了廣西人‘小快靈’的特點,以越來越出色的表現,吸引了越來越多人的參與。”張忠說,這個循環是正向的,有內涵有氛圍的少數民族運動正在學生群體中廣泛“圈粉”。

從小眾到大眾,青少年有了新“玩伴”

隨著融合傳統文化和時尚風向的“國潮”興起,從田間地頭走出來的民族體育項目也能夠憑借獨特內涵,找到與時下年輕人的心靈契合。

來自平果的壯族姑娘潘春汝,目前是廣西為數不多的幾支大學生女子舞龍隊成員之一。潘春汝自幼喜歡體育運動,籃球、羽毛球和氣排球都得心應手,卻一直無緣親近民族傳統體育,直到在大學校園里被琳瑯滿目的少數民族體育項目“俘獲”。她最喜歡的是珍珠球和拋繡球,最終加入了女子舞龍隊,練習不到一個月就有了登臺表演的機會。“(民族體育競技)有游戲的樂趣,也有比賽的緊張刺激,更考驗團隊協作和配合默契。”潘春汝說,穿上民族服裝,走進傳統民俗,更能觸摸到一個古老族群的脈動。

 

 

踢毽子。

借著“壯族三月三”等節慶的機會,少數民族體育漸漸走向大眾,在多個層面激蕩起回聲。從四川來廣西求學的漢族姑娘鐘佳玲回憶說,自己是在2019年的“壯族三月三”期間第一次接觸到豐富多彩的少數民族體育運動,這是她在家鄉未曾見過的民俗盛典,背簍球、高桿繡球等表演讓這個她曾在第五屆中國-東盟武術節上獲獎的“武林高手”也大開眼界,于是很快從旁觀者成為了參與者,同時也是川桂兩地之間的民俗文化傳播者。

 

 

拋繡球。

令人欣慰的是,現在年輕人開始主動擁抱傳統。在廣西體專舞獅隊隊長、玉林仔蘇君浩看來,如今的民族體育已經屬于年輕人,“少年時我也曾對家鄉傳統的龍獅表演不感興趣,認為那是長輩們的活動,可是當身邊的同齡人都參與進去,從抵觸到了解,從了解到熱愛,我也成了其中的一份子”。

民族體育項目真的變“潮”了。連日來,在南寧市民主路小學等多所小學,孩子們換上了絢麗多彩的民族服飾,以竹竿舞、拋繡球、三人板鞋競技等富有民族特色的表演迎接“壯族三月三”。從2006年起,拋繡球、板鞋舞、壯拳等民族體育項目已經被納入南寧市體育中考。在南寧市沛鴻中學等學校,民族體育教育全覆蓋了從初一到高三的中學生。顯而易見的是,民族傳統體育已經變成少年們的“玩伴”,而不再是逢年過節時才能見到的“遠房親戚”。

從表演到競技,民族體育綻放光彩

扎根傳統的少數民族體育項目在與時俱進,舊與新的轉變之中凝聚著很多人的心血,是他們為民族體育抖落了一身泥濘,換上新衣與當下的年輕人攜手同行。

72歲的黃自賢是廣西少數民族傳統體育最早的“推手”。上個世紀70年代末,大學畢業后進入體委工作的黃自賢常年下鄉考察。三江搶花炮、靖西拋繡球、馬山打榔、花山壯拳……壯鄉多姿多彩的民間習俗打動了那個年輕人,他和少數民族體育一輩子的緣分就這樣開始了。1982年,黃自賢擔任首屆廣西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的裁判長。當時39個項目全部都是表演項目,黃自賢由此開始思考:這些原生態的表演要如何轉化成競技。體育工作者們相信,只有打造出現代體育賽事需要的觀賞性,民族體育才能走上更大的舞臺,擁有更旺盛的生命力。

花炮打響了“第一炮”。1982年,“搶花炮”作為表演項目登陸第二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。之后,黃自賢帶頭制定了花炮的比賽規則。四年后,搶花炮正式成為全國民運會競技項目,廣西隊當仁不讓地奪得首屆冠軍。

緊隨花炮走向全國的是三人板鞋,新千年前后,黃自賢開始研究這個項目的競技規程,在南寧開辦了全國板鞋教練員和裁判員培訓班,帶動了云貴粵湘等周邊省份的體育工作者。經過幾年的普及,三人板鞋在2007年第八屆全國民運會上躋身正式比賽項目。

 

 

打陀螺。

讓黃自賢感到自豪的是,廣西的民族體育走向全國,人們記住了搶花炮最初的模樣,那是壯鄉節慶時的儀式;板鞋則可追溯到明代,那是壯族抗倭英雄瓦氏夫人練兵的方式。走出去的同時,傳統民族體育也獲得了新生:原先的花炮太小,直徑5厘米的花炮,搶奪容易弄傷手指,現場觀眾和電視鏡頭都看不到“真容”;黃自賢對原規則進行了大刀闊斧的修改,新花炮被確定為直徑12厘米、海綿填充的“圓餅”,比賽像是籃球與橄欖球的“嫁接”,對于進攻時間和身體接觸都有嚴格限制。

“最初很多人會不理解,不明白為什么多年的傳統要改,民族的東西為什么不能保持原汁原味。”黃自賢說:“很快大家都想通了,沒有一成不變的體育項目,民族體育也要不斷地推陳出新,需要遵循的原則無非是:保證公平競賽,保護運動員健康,提高運動觀賞性。只有這樣,老祖宗留下的瑰寶才能歷久彌新,更好地普及和推廣。”

從過去到未來,傳統體育大有可為

與黃自賢不謀而合,湖北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南方少數民族研究中心研究員、中南民族大學教授盧兵同樣認為,要讓傳統體育項目更具生命力,在挖掘整理廣西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時,必須要兼顧技巧性、競技性和觀賞性。

 

 

4月15日,2021年“壯族三月三·民族體育炫”系列活動上,徐凡現場破“花毽單腳雙毽雙落停”項目世界記錄。

“最直接的辦法是依據其項目特點,組織專家學者編寫出統一的比賽規則,在競賽中進一步完善和推廣。”盧兵說,有了完整的學習制度及競賽制度,就會催生出完備的運動訓練制度,這是體育運動提高發展的一個較完整的鏈條。

為了民族傳統體育的發展,廣西方面已經在頂層設計上多管齊下。記者從自治區體育局獲悉,為做好民族傳統體育保護傳承,近年來廣西先后出臺了《創建國家民族傳統體育保護傳承示范區工作方案》和《廣西壯族自治區少數民族傳統體育保護規劃》等政策文件,啟動民族體育傳承人、民族體育傳承館、民族體育特色之鄉等12項重點工作,整理開發了305項民族傳統體育文化資源。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2020年印發的《關于進一步加強少數民族傳統體育工作的實施意見》提出,2025年我區將力爭建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服務體系,建成30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基地。

可以預見的是,在保留深厚文化底蘊的同時,不斷豐富表現形式的傳統民族體育項目,也可以成為時代的“弄潮兒”。自治區體育局副局長盧意文在前不久的民族體育工作會議上表示,未來幾年廣西將重點打造花炮、珍珠球、板鞋競速、龍舟等民族體育的競技化和市場化發展,同時廣泛開展民族傳統體育進機關、進街道社區、進學校、進農村、進企業的“五進”活動,進一步拓展它的生長空間和群眾基礎。

從這個角度出發,從悠長歲月中走來的傳統民族體育依然年輕,依然朝氣蓬勃,屬于它的“好日子”和“大場面”還在后頭。

 

 

相關新聞

掃一掃關注
學校微信公眾號二維碼
免费无限看黄软件在线观看,免费无限看黄软件在线观看,免费无码黄动漫十八禁